返回列表 发帖

繁城落花,正君之眸

繁城落花,正君之眸

登高临眺,一川风絮与哀草,残阳如血,正在等待着这一季春风的唤醒。芳草复又华,旧迹成古。心似一堵颓废的残墙,在朔风凛冽的大漠独自守望。三千年的胡杨,繁华如流水汤汤,留不住你的少年轻狂,映不出你的孤独与愁肠,风摧雪残,星河陆离,照不见你的落寞明明如霜。

  君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罗巾浥泪凝残妆。小轩窗,疏离东风把盏凉,夜雨成觞,旧恨犹添新愁长。忆旧时携手处,竹外疏花,金簪梅萼初皱,山复水重归迹茫。

  应念隍城经纶手,周郎赤壁,千里潇洒英豪气,铜雀春深女墙月,照燕楼空阁。青山路隐,汀舟杜若,沙际归途飞沙恶。暮色江渚,绿湾碧水残枫挫,漫回素岚沙洲鹊。碧云天,浊酒黄花错,画檐舞榭飞燕落。

  旧楹联,红褪墨残谁来揭。往事凄艳,梦不回前生夙愿。梅开时节,白堤柳帘寻几遍。只见青蜒轻点,锦屏青铜面。繁城烟絮,雨湿西风寒烟幕,一巾华发上溪舟,鸳鸯浦,在水之湄,飘零萍梗江上客。逝水斯年,举杯邀月祭华年。

  一尊浊酒为谁倾,乱飘鸳瓦碧琉璃。萧萧东篱,蔓藤枯竹无序,金簪黄菊,谁人解秋媚。迎东风万里,凄凉谁寄音,酒阑挥泪寒络篱,雨凉风凄,玉壶飞霜愁眉锁。飞花渐逐杜鹃声,残红憔悴蜀帝魂。骢马飞沙西风恶,朱阁暮霭,星辉月涌蟾宫娥。流莺次飞,楼台翠薇,檐边声泪泣,向隅风霜厉。直道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繁城落花,雾萦回在薄暮的墙檐,风与谁轻舞渐逝的锦瑟年华,我在回忆里仍忆起你撑着油纸伞走过的青石板陌,你的跫音如春雨打在芭蕉叶上那般错落。而我不断的轮回地等待了几世,浮屠塔下谁的虔诚和执着,没有人在乎你的对与错。

  镜湖琉璃,金堤如绣。绿杨阴里,翠荷碧扇相思瘦。杏花丛出莺飞舞,梨花瓣落寒烟暮。五陵不见黄花经,陶翁何处伊磐石,门掩草,径封苔,落霞云飞春风裁。又是菖蒲角黍,尽日飞花染烟陌,谁道流年曾往,江湖飘萍。零丁洋里叹零丁,燕子楼台宫花落。飞鸦乱鹭汀洲夜,萤光锁春寒,一江水冷,残阳湿暮。何时奏得霓裳与六幺,关山流离,聚散苦匆匆,屐履复遍,此时与谁同。长乐钟,未央曲,宫花飞尽绕蚕帛,相逐东风,落红点点去无数。

  蓦然回首,雕阁琼楼,玉户声箫,吹不断竹骨风琴。群芳暗绽,离人已天涯,梦断红尘几朱砂。院宇笙歌,琼楼舞榭,娥儿轻妖舞玉腕,琵琶声里,白首重来谁是伴。巫山楚梦,流沙彻成塔。一把樽前带月钩,斩不断芳华轻擦。梨花儿白,榴花儿红,娥儿晓梦轻叹流年窘,繁华东流水,画舫西风抹殷容。

  枕上三千浮华雨,驿楼箫锣玉碗亭。涉江东临锦瓶水,沙橱卷帘曦烟幕。我是匆匆的羁旅流离客,谁曾寓我,你的笑也消散于霓霞霰雾间,思君不见,已出西门故人远。一江红翠映桑苔,青蜓碧扇绕绿潭。多情应笑,金陵繁华,玉人笙箫骚客驻。驿楼梦短夜更漏,我本羁旅山中客,流离不见故园春。

  纤陌春花纷若锦,翠柳新枝娆如婷。洛阳桃花,十里铺成,隐然遥若胭脂雪。青山路隐,横水迢迢,望不断庐州月下桥,风送琴瑟声欲断,只道年华一刀刀,繁华错如梭。

  直泻飘烟织罗绮,玉浪逐流淘清风。云踪雨迹曾作侣,寒桥独凭愁影空。晚来东风吹入夜,江南百川花欲焚。椪梗江风拂苍鬓,恨不见江南梅萼。相思雁两行,雁字回时,空留丹青句墨,案牍笔横,朱颜如削,红绡襟上三尺泪婆娑。

  试把榆火传旧灶,寒食春冷轻衫客。碧水琉璃,舞乱迷花,徜徉如水似年华。烟雨的江南氲氤了谁人漫长的等待;在那如荼似火的紫藤萝里盛开了谁人灿烂的忧伤;又是谁人在如霓似霞的山间游荡,寻找那令人涰泣的玉碎香消。如果不曾遇见,谁又曾记得沧海桑田。

  金履银装,流星飒沓。浊酒几分恶,举杯邀月对初华。玉壶流光,银屏翠袖香闺榻,朱颜丹唇,怎奈片片飞花。娥眉粉黛,蹁跹弹指繁华,浣殆如沙。是谁在入墨丹青中弥漫着莫名的忧伤,又是谁的书行里被铭记着莫名的惆怅。

  枕搁丹青,瑶琴抚遍回首萧萧烈风杀,落燕还古榻。我欲挥剑断天涯,只为换你一笑如桃花。

  回忆那一年走过的青石板巷陌,你的笑声仍游荡在被岁月腐蚀过的街角,我掬一捧甘泉在掌心,为你抚去一身风尘。长相思,相思长,望美人兮天—方。波纹碧皱,曲水清明后,凭栏处,歌窈窕,呤雎鸠。折得疏梅香满袖,暗喜春红依旧,归来紫陌东头,金钗换酒消愁。柳影重重窗前路,花梢犹望层楼,谁人弄筝转轴。浮生若水,夕阳青山外,匆匆毕竟东流。

  繁城落华,正君之眸,那一年,点点飞红伴随着清萧的细雨轻落,在你脚跟踏上那一条布满缕缕残蕊的花阶烟陌。我焚香对明月,等待青丝亦成灰,铅华渐磨。等待岁月的激浪浣去满腹的离愁与别恨,关于你,那只是曾经。曾经那惊鸿一瞥的际遇就当是下一世重逢的伏笔。

  如果世界只剩下黑夜,是否我就如彻夜寻找灯光的的飞蛾,在没有你的天空迷惘,又在白天里将所有的思念隐藏。黑夜赐给我一双深邃的眼睛,你藏在我的瞳孔里,我却看不见你的笑靥如那繁城飞花。你的离别,像一次不归的旅程,逃避满眼的不堪,或许你只是为了遗忘,而遗忘只是希望彼此过得更幸福。

  繁城落花,正君之眸,我在轮回的天阶撒满了斐红的花瓣,等待着它们牵成鹊桥般的霓虹,将我的思恋全部载渡。而我在灯火阑珊处,仍寻找你的倩影与明眸,来淡化我前生在浮屠塔下的痛诉。

  繁城落花,正君之眸。
上海411医院http://www.411-hospital.com/

此帖仅作者可见
风力士风机 www.fenglishi.net 全风风机 www.twquanfeng.com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