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谁言寸草心,此事古难全

谁言寸草心,此事古难全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传诵至今,诗人仕途失意,饱尝了世态炎凉,此时愈觉亲情之可贵,于是写出这首发于肺腑的诗句。这种传统不是从书本而来,不是从锦绣文章而来,而是数千年为人之行的体认。《一切都好》,故事虽不是中国的,但经过了来自《钢的琴》的导演张猛的修饰,一个十足中国化的故事,细腻的镜头语言下,容纳了中国数年前传承下来的礼教文化。

  本片改编自外国电影《天伦之旅》,相信很多影迷都看过这部经典,这个电影一共拍过两个版本,意大利版和美国版,前者是《天堂电影院》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执导,后者主演则是罗伯特德尼罗。由于是改编本作品,因此《一切都好》在一定程度上的设定有些不符合“国情”,比如管治国家的四个子女,要知道当年可是计划生育时期啊。设定上的不符来源于原版特殊的故事构架,然而不变的就是容纳其中浓浓的亲情,这是东西方超越文化差异共通的语言。

  小弟不太了解西方的家庭传统是什么,电影改编的这个剧本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其实非常符合我国国情。父母期待远在他乡的孩子们回来团聚,然而每个孩子都因故无法返乡,父亲决定奔走各地去拜会孩子们,却发现孩子们的生活与他们平时形容的不一样.....电影除了亲情的大主题之外,还包含了如今的社会化话题,比如空巢老人、代沟问题,以及中国的报喜不报忧的传统,在一个个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表象之下,是现实社会人生百态的写照。而电影最终呈现的主题之于我国传统,又是那样的贴切。

  这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公路电影,管治国旅途之前与之后世界观的变化,烙印在心中的是对子女的牵挂,而这个情感力量是相互的,孩子们善意的谎言在我国叫做“报喜不报忧”,这是一种比较争议的观念,对家人报喜不报忧是一种孝顺吗,遇到挫折自己承担,不让家人担心。或者另一种观点:连对亲人都有秘密了,有隐瞒了,实在很悲哀?电影的故事构架就是建立在这个很具有争议的观念上,进而深入到建立在该基础上的亲情——在当代社会中两难处境。其实完成亲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陪伴,然而在如今的社会下,游子与空巢老人,这个最基本的亲情羁绊,却是最难实现的。

  记得前一阵在微博上流传甚广的一个公式,这一生,我们还可以陪伴父母多长时间,心里颇不好受。父母为了我们,付出了他们的一生,他们最精华的年轻时代花费在我们身上,当他们步入需要我们反哺的老年时代。而我们,为他们付出了多少,付出了什么呢?

  我很喜欢张猛导演之前的《钢的琴》,而后来他的新作《胜利》因众所周知的原因直接迟迟未能露面,这部《一切都好》在故事模板基本确定的情况下,张猛还是将其最擅长的细节和情感刻画发挥极致。比如管治国在沿途遇见的各种人和事,都代表了其内心的走向,从大女儿家出来碰见周冬雨,后者的狗让他怀念老北京的四合院;从儿子窦骁那里出来是管治国世界观发生变化的一刻,碰见张一白是其孤独悲凉内心的写照,去见叶一云前后两次相逢邬君梅,是他无处安放的内心仅存的一点慰藉。电影整体轻松幽默,但在诙谐的格调之下却是沉重而现实的主题。

  小人物幽默与艰辛,正是张猛的长项,结尾家人团聚那一刻,以及片中管治国与孩子小时候对话的场面,与他在《钢的琴》中陈桂林与与众工友在工厂里热火朝天的铸造钢琴的段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生活艰辛以外的温暖质感,电影并不像很多现实题材作品那样力道十足直击社会人情冷漠,而是娓娓道来,对亲情难以求全的话题进行了二次加工,结尾还是给人留有一丝光明。

  回到开篇《游子吟》上面,谁说小草的嫩心可以报答三春阳光的温暖?大多数父母都望子成龙,大多数儿女也想让父母骄傲。然而大多数人的生活不是那么容易。家庭就是一个相扶相携的团体。血浓于水的亲情,被自幼的扶养和关怀所奠基。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独立完成这艰难的人生。身为游子,由衷一句话,孩子们都很好。http://v.256.cc/dianying/131252.html

返回列表